從有記憶開始,頭殼上的事就不是我該操心管轄的範圍了。

翻閱舊照片來看大概是兩三歲的時候我就有這種超時髦的造型了...


訪問過我娘後得知,當時是為了歡迎我老爸從南非回來"特別"幫我換了新髮型,還說這樣看起來才比較像女生!(是這樣嗎?燙圓圓的就像女生了喔!)

燙頭髮的時間大概只有半個小時,聽說~我乖的咧!
靜靜不吵,坐在板凳上,除了偶爾叫"修..修" 以前是熱燙,有鐵夾子夾著藥包,淋了藥水會發熱的那種。)以外,表現都很好。

只不過當時看來我是超快樂的留下許多照片,應該是自己覺得還不賴吧!(現在就不這麼以為)
原來小時候只要換新髮型就像穿新衣服一樣的開心,現在的人是不是也這樣呢?換個新髮型換個好心情?

漸漸越長越大,丸子的造型(好聽馬是醬說,大部分人稱之馬桶蓋)一直跟著我到小學三四年級吧!我娘總是說,『你的臉型就最適合這個髮型了,別人剪這樣還不見得好看咧!』真的是這樣嗎?我認真的懷疑著...)

有點概念時就大概是國中,每次剪髮就像在革命一樣,邊剪邊說,『阿劉海別太短別太齊啦!阿要有層次,阿還要.....』看著我娘汗如雨下的努力剪著,我也很犧牲的光著身剪懷疑,我都說犧牲了!)。

直到現在,數十年如一日,我還是安於"家庭理髮"的階段,『媽~幫輪家剪頭髮啦!我只要剪一點點,一下子就好了啦!拜託~』我老是這時候最會裝可愛嗲聲嗲氣的說,其實我也知道哪可能只要一下子,都至少剪個一個小時我娘才會"滿意"的收工,她的作品耶!絕不會馬馬虎虎的,洗完澡之後還會順便幫我吹個頭髮才會安心。

前幾天晚上十一點突然想到,出國兩個月頭髮變好長了,該剪剪,又開始裝可愛要我娘幫我剪頭髮,時間是有點晚了,我娘還是OK!!

咦!好冷喔~冬天剪頭髮,連頭皮也覺得特別敏感,在削頭髮時髮根有點痛一直不停的鬼叫著,看著阿娘站在板凳上幫我剪髮時的模樣,就跟阿娘說真想照張相留念.....我娘是超願意的啦!呃.....我也只是降想,做不到~做不到~(原因?別問我,才不跟你說!)

剪完當然要照鏡子囉!不照還好,一看,恍神了幾秒,才一副都快哭出來了的樣子跟我阿娘說『媽~人家都已經幾歲了啊!...啊...你又剪丸子頭...嗚嗚嗚...』大半夜的在浴室裡鬼叫,我是沒哭啦!有點激動就是了,我娘一副莫名奇妙的樣子『很適合妳呀!剪的不好看嗎?等一下洗完澡我再幫妳吹頭髮就不一樣了啦!』

說真的我娘理髮技術真的很好,要不然我怎可能"一直"給我娘剪,只是每次剪完頭髮後,我總愛表示自己的意見,然後再跟她說『媽~妳要一直幫我剪頭髮喔!妳剪得真好,謝謝妳!』

我娘年輕時還開過理髮院呢!因為嫁阿爸之後就成了我家的專屬理髮師,阿姊因為現在不住家裡,所以就由阿爸和我獨享這份幸福, 阿爸也老撒驕要我娘幫他剪頭髮,偶爾阿爸還會幫我娘修她剪不到的地方,兩個人配合的很好。

怎樣?羨慕吧!
如果可以,我要一直給我娘這樣剪下去,因為『媽~妳剪的真的很好!謝謝妳!』
創作者介紹

新呼吸

vince0518ja04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